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国竞彩网500 > 体育投注 >

这世上大多数人,是活在梦中的

2020-08-29 02:01体育投注 人已围观

简介有很多读者问我,为什么没有写一篇那些感染,甚至牺牲在战场上的医护人员。 要知道,有三千多名医护人员都感染了,其中就有武昌医院的院长,年仅51岁,抢救无效去世。 他的妻子...

  有很多读者问我,为什么没有写一篇那些感染,甚至牺牲在战场上的医护人员。

  要知道,有三千多名医护人员都感染了,其中就有武昌医院的院长,年仅51岁,抢救无效去世。

  他的妻子是护士长,也奋战在一线,追着先生的灵车,一边哭,一边想要扒住什么......

  我不想写这类文章,是我觉得,会误导很多人。

  说实话,我认识到这个社会,是打写公众号开始,在这之前,我认识到的,其实是社会的一小撮。

  公众号终究是面对大众的,读者越多,你就会越发了解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。

 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,是活在梦中的。

  比如就这个医护人员的话题,如果我写悼文,我相信看过之后,很多人,都会觉得在疫情面前,在灾难面前,总有一小撮逆行者,他们会驾着七彩祥云,把自己从牛魔王手里救走。

  你的这个假设是成立的,但是不是一定能把你从牛魔王手里救走呢?

  当然是不一定的。

  如果你不是脑子搭牢了,最靠谱的方法是什么?

  是自救,是竭尽全力不要让上面这种情况发生。

  你要自己远离牛魔王,把自己能做的,做到极致。而不是一味的指望逆行者们。

  我读过好些确诊者的日记,也读过好些健康人群在这个月里的日记。

  感受最多的是什么?

  是“我好悔啊”。

  有一位确诊者,是我们的读者,她的亲人,2/3是确诊者,剩下全是疑似,有一位去世了,我曾经为她撰写过一篇文章。

  告诉她,此时此刻大难临头,消极情绪半毛钱作用也无,如果不强打起精神来,命运会暴露出更加残酷的一面。

  她告诉我的悔,就是当初没当回事。

  她妈妈一定要去聚餐,结果被传染了,她爸爸,她本人,都是间接被传染的,先生和孩子,还没确诊。

  去吃饭前她已经想过,但抱有侥幸心理,总觉得自己不会这么倒霉。

  真倒霉的时候,还有侥幸心理,总觉得,也许是普通感冒。

  真确诊的时候,还有侥幸心理,总觉得,医生一定有办法。

  等真的失去了一位亲人之后,心态立刻崩溃。

  和她不一样的是,更多的人,没有被传染上肺炎,但却受到了影响。

  有的人返工,发现只能拿半薪;有的人不甘于此,发现这两天简历投出去,都没有回音。可是房贷的日期不会改的,你家里有没有余粮都不影响人家问你催债。

  我们开号两年多了,肺炎没来的时候,有很多人热衷于抱怨。

  他们似乎觉得一切不幸离自己很远,自己唯一要做的,仅仅是抱怨社会为什么还不够完善,没有完善到让自己满意。

  当灾难忽然到来的时候,忽然发现,屋漏又逢连阴雨,自己啥准备都没做过。

  有人让我推荐电影,我推荐的大都是人拍的。

  但我说过,我最喜欢看的,是真实记录动物们的故事,比如《王朝》。

  它的第一集,拍的是猩猩。

  一只在族群里做了很久王的猩猩,它的部落遭遇了旱季,森林里着火,失去了绝大部分领地,食物和水。

  这时候,又适逢猩猩进入发情期,有年轻的公猩猩挑战他,虽有盟友,但寡不敌众,稍落下风就遭到大群公猩猩们倒戈,被打的濒临死亡。

  母猩猩带着小猩猩来舔舐它的伤口,看它没有动静,无奈之下,带着孩子去找水源了。

  它的盟友,另一只公猩猩在原地待了更久,最终也丢下它,独自离去。

  这个被族群抛弃的昔日的猩猩之王,浑身是血,躺在地上整整十天。

  拍摄者们都担心,它要死了,毕竟,这很正常,物竞天择,熬不过去,就只能埋骨森林。

  但奇迹发生了,这头猩猩,最终靠着顽强的意志,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,去追它的族群。

  有意思的在后面。

  受伤的猩猩王追上了族群,大家很诧异,更多的是不怀好意。

  毕竟,猩猩们也怕报复,“趁它病,要它命”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聪明的猩猩王,掩盖了受伤的事实,表现出更强大的样子,迷惑了对手,用恐吓的方式吓跑了昔日企图夺取王位的年轻猩猩。

  它一边假扮强者,一边迅速与旧日盟友修好,同时急速的寻找一切可以吃的食物补充体力。

  一段时间过去了,它康复了大半之后,开始笼络大部分公猩猩,用群殴的方式胖揍对手,再一次确立它在族群中的地位。

  拍摄者在后记中说,这只猩猩是他们见过在王位上最久的,是平均时间的两倍。

  它为了生存、为了资源,所展现出的智慧与力量,让拍摄者,刮目相看。

  这是动物世界的全部么?

  当然不是。

  要是常有,那还叫奇迹么?

  第二集,拍摄给你看的是帝企鹅。一种胖胖的,很可爱,很漂亮的企鹅。

  它们跨越茫茫的南极冰川,去产蛋。

  母企鹅产完蛋之后,自身的重量会减轻1/3,急需补充营养的她,会把蛋交给她的配偶,然后独自回到大海里捕食。

  公企鹅会小心翼翼的把蛋放在自己脚背上,用身体给它保暖,这个过程长达几个月。

  这几个月里,一旦公企鹅摔倒,又不能迅速爬起来,蛋会被迅速冻僵,它会失去自己的孩子。

  这几个月里,动辄有暴风雪,零下四十多度。公企鹅们为了抵御严寒,会扎堆,凑在一起彼此取暖。

  有扎堆,就有边缘,队伍边缘落单的企鹅爸爸,有时候会被冻死,和他们一起死的,还有尚未孵化的企鹅宝宝。

  即便熬过了这几个月的风雪季,接下来,小企鹅刚孵化出来,只能吃企鹅爸爸的奶。

  这种奶,仅够维持它们生命短短几天。如果这几天内,企鹅妈妈们没有带着食物赶回来,刚孵化的企鹅宝宝,就会饿死。

  你想象一下这个场景。

  长途跋涉,奔波产卵几个月的企鹅妈妈,在分别了四个月之后,看到的,不是自己的宝宝,而是丧子之痛,她该有多痛。

  失去宝宝的企鹅妈妈,会去抢别的企鹅妈妈的孩子,有的孩子,会被抢走。夫妻二人,怅然若失。

  当小企鹅到了企鹅妈妈的手里,爸爸们又会再一次出发去觅食,等着来替换妈妈们。

  这时候,很不幸,冰川地面有条缝隙,一群企鹅妈妈们带着小宝宝,掉了进去。

  她们如果把宝宝放在脚面上,就爬不上来,她们如果要爬上来,就得放弃宝宝。

  在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下,只有一个妈妈成功的带着她的宝宝脱离险境,剩下的妈妈们,无奈抛弃了宝宝。

  风雪中,随处是倒毙的企鹅宝宝的尸体。

  随着小企鹅的长大,它需要的食物越来越多,爸爸妈妈只好一同离开它,一起去为它觅食。

  失去父母庇护的企鹅宝宝,要像昔日它们的爸爸一样,学会扎堆,学会共同抵御暴风雪,当然,总有几个傻宝宝,它们跟错了妈妈,跟着某些成年企鹅,走入风雪中,从此迷失,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......

  说实话,这种片子是非常残酷的。残酷到我很多时候,看不下去,关了,过一会再打开,打开,看一会儿又关了。

  帝企鹅,不是蝗虫。

  蝗虫每周都产卵,每次能产50到100个。

  而帝企鹅呢?

  一对儿帝企鹅,一年只下一个蛋,而这个蛋要经历前面各种漫长的艰辛与不确定,才知道它有没有可能活下来。

  帝企鹅的寿命也只有十年,也许,那个蛋就是它今生唯一的孩子。

  我无数次忍不住希望拍摄者把这些企鹅宝宝们抱进空调房,而不是倒毙于风雪之中。

  可理智告诉我,经历过所有的残酷,会有2/3的帝企鹅成熟,从而延续它们的故事。可如果被人类抱进空调房,失去了自然淘汰,等待它们的最终只能是灭绝。

  我们觉得大自然很残忍,是因为我们是人,我们被保护的太久,我们已经全然忘记了,当年我们的祖宗,那些猴子们,是怎么过来的。

  我们人类的祖宗,不会比那只黑猩猩好过,不会比这帮帝企鹅好过,不会的。

  它要是像我等一样脑残,绝无可能在丛林中熬过漫长的岁月。

  一个社会进入文明越久,文明的程度越高,就会越发忘记自己的出身,就会变得越发脆弱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刘慈欣要把《三体》中的人类写成那样,写成一群巨婴,写成一群最后跟着圣母婊程心一起走进坑里的脑残。

  很多人承平日久,太过于想当然了。

  他们觉得,只要手里有张票,就是万能的。

  生存是应该的,开心是必须的,危险是有人规避的,而自己呢?只需要嗷嗷待哺就可以了。

  怎么满足这一切YY呢?寻找程心嘛。

  找到一个像“妈妈”一样的程心,她告诉你,一切都是你应该的,一切都是你应得的,你什么都不用做,什么风险都不用担,躺着就好。

  结果,没等来躺赢,倒等来了躺死。

  你问我,灾难是不是坏事?灾难当然是坏事。

  可如果灾难能把你唤醒,让你明白,你真真切切的活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里。

  那灾难就不是坏事。

  可怕的从来不是危险,而是你根本就没醒过......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记忆承载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Tags:

上一篇:全国确诊病例数呈下降趋势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栏推荐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255篇文章